• The good, bad and ugly 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USChen Weihuachinadaily.com.cn 2021-11-21
  • LCD面板价格全面掉头 彩电企业准备好了吗? 2021-11-20
  • Commentary Washingtons ulterior Taiwan ploys a dangerous miscalculation 2021-11-20
  • Altos legisladores chinos estudian discurso de Xi y principios directrices de sesión plenaria de PCCh Spanish.xinhuanet.com 2021-11-19
  • Allison+Partners(励尚公关)宣布成立天津办公室 2021-11-19
  • 68位诺奖得主、28位中国院士,世界顶尖科学家再度汇聚上海 2021-11-19
  • 68件文物回国:曾流失英国25年 时间跨度从春秋战国到清代 2021-11-19
  • 30℃+的国庆日有几个?节后雨水来润燥 2021-11-18
  • 2018两岸新经济论坛聚焦“新时代两岸经贸合作新机遇” 2021-11-18
  • 2018两会政府工作报告 2021-11-18
  • 2022年度公务员招考计划招录3.12万人 2021-11-17
  • 2020年全國投教動漫大賽優秀作品:《穿越資本市場30年的時空之旅》 2021-11-17
  • 2021世界智能驾驶挑战赛等你来“战” 2021-11-16
  • 2021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(WNEVC)在海口召开 2021-11-16
  • 11月11日吉林省新增本地无症状感染者1例 2021-11-16
  • 星光彩票_星光彩票官网 > 娱乐 > 暴风TV否认解散 门口张贴讨债字条:还我血汗钱!

    暴风TV否认解散 门口张贴讨债字条:还我血汗钱!

    来源于:维度女性网2019-05-22 12:11编辑:songxiaofan

    星光彩票_星光彩票官网 www.losalamitoscardiovascular.com 此前报道,从2018年3月至今,暴风集团董秘、副总经理、商务总监、首席财务官、职工代表监事均已相继离职,在外界看来,离职潮早已席卷了整个暴风集团!  5月21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暴风集团和暴风TV公开联系方式,但均无人接听。大门口张贴讨债字条:还我血汗钱!

    当日,一年前从暴风集团离职的市场部人士向记者透露:“人都走光了,负责对外联络的上市公司市场部估计早就解散了”。

    离职潮早已席卷了整个暴风集团,从2018年3月至今,暴风集团董秘、副总经理、商务总监、首席财务官、职工代表监事均已相继离职,如今的暴风集团,创始人冯鑫身兼董秘、总经理等数职。

    不久前,暴风集团及其旗下子公司还曾多次爆发员工讨薪、供应商上门讨债等新闻。在暴风影音、暴风TV、创始人冯鑫等人的微博下方,随处可见客户投诉、被拖欠账款的供应商和自然人的“讨债”留言。

    尽管上述实名认证的微博,分别从2018年5月,2018年7月、2019年3月之后,停止更新,求告无门的用户、供应商以及前员工,仍选择了一次次在评论区发泄无处安放的怨念。

    迁址高科大厦

    作为暴风集团硕果仅存的核心资产,暴风TV被传“解散”。

    5月20日,有媒体报道称,多位暴风TV员工表示已从区总收到了“遣散”通知,其中提到总部正式发出通知,队伍宣布解散。在一些回复中,有区总解释是由于“融资进度”问题。

    此外,暴风TV的运营主体深圳市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“暴风智能”)也在不久前迁址到了新住处,但对于新住处在何处,并没有公开。

    5月21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达到了暴风智能公开的公司地址——三诺智慧大厦12楼、19楼,这里已经人去楼空。

    门口贴着的一张搬迁通知显示,“公司将搬迁至新地址”,通知的签署日期为5月15日。

    该楼的物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12层楼的员工是在上个月就已搬走,19楼则是上周搬走的。

    “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,现在办公室归物业了,我们正在整理室内的东西。”物业说道。

    在办公室门口,暴风智能还留下来了三个联络号码,但是其中一个一直无人接听,另外有一个手机号码的接线员则告诉记者,自己已经离职。

    第三个能够接通的号码主人,则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问询“含糊其辞”。

    该接线人员告诉记者:“公司并没有解散,只是受累于行业形势,缩减规模,但没有裁很多人。”

    对于公司新的搬迁地点,该接线人员透露在“月亮湾大道2076号中国高科大厦”,具体在哪个楼层,其并没有回应。

    此后,21世纪经济报道再拨通该电话时,便只剩下一片忙音。

    对于暴风TV存续与否,时至今日,暴风集团都没有给出回应。

    但作为为上市公司贡献超八成收入的核心子公司,暴风智能的杳无音信,亦折射出暴风帝国风雨飘摇的“前程”。

    2018年,暴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1.27亿元,同比下滑41.15%,其中销售硬件实现营业收入9.015亿元,占比79.99%,广告业务实现收入1.42亿元。

    暴风智能为暴风集团贡献营收9.38亿元,占比超过83.23%,但由于暴风集团的硬件业务一直处于补贴烧钱阶段,暴风智能的亏损也相当严重,2018年累计亏损高达11.91亿元,直接将上市公司净利润拖累为-10.90亿元。

    步“乐视”后尘

    记不清这已经是暴风集团第几次被推向风口浪尖了。

    从将经营主战场从软件转移至硬件后,市场关于暴风集团的争议就没有停过。

    作为曾经国内最大的视频播放器,暴风集团也曾有过高光时刻——2015年3月24日上市之后,暴风集团曾创下37个涨停板,股价最高时曾达到327元/股,市值突破408亿元,然而如今,只剩下不到25亿的总市值。

    2016年,不再满足于广告收入的暴风集团强势介入硬件市场,是一切的转折点。

    在此之前的2015年,暴风集团主业仍以视频服务为主,主要营收为品牌广告业务收入,为2.12亿元,占总营收比例高达7成。

    但从2016年开始,公司主营业务由原来单一的以广告收入为主的收入结构,发展为以电视业务、广告、增值服务等相结合的多元化业务收入结构。

    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激增为16.47亿元,同比增长152.62%。其中,硬件销售收入首年就实现了9.17亿元的营收,占总营收比例超过55%,取代广告收入荣登暴风影音第一大业务板块的宝座。

    彼时,谁也没有料到,突飞猛进的硬件收入会成为拖累上市公司业绩的罪魁祸首。

    暴风影音采取了和乐视网一样的激进策略——软件收费补贴硬件,“狂追”热点大幅跨界。此外,在暴风影音最为擅长的互联网端,却忽视版权和内容,错失移动端转型机遇。

    上市首年,暴风集团在2015年年报中恢弘大气的表示,未来12个月公司有三大重要任务:

    一、完成全球DT大娱乐布局的90%,并且以VR、体育、影业、TV等业务为新的中心进行再布局,“多中心布局”开始展开;

    二、暴风影音、暴风魔镜、暴风TV、暴风秀场四大业务变强壮;

    三、游戏、影业和体育等。

    这一布局模式与贾跃亭的“生态化反”惊人的相似。

    事实上,纵观暴风集团的“衰败史”,不难发现,这家公司与曾经的创业板传奇乐视网有着惊人相似的坍塌轨迹——疯狂扩张、追求all in、硬件拖累软件。

    从最为火热的2014年到泡沫破裂,VR市场一直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,暴风魔镜虽然以低端VR进入的市场,占据了不错的用户占有率,但始终没有脱离“玩具”的范畴。艰难运营三年后,2018年暴风魔镜“崩溃”,公司资产被法院查封难以正常经营。

    2016年,暴风体育还花费52亿元,完成了对MPS国际体育媒体服务公司65%股份的收购,但是收购仅两年半后,MPS就破产清算。

    而公司原本最为擅长的互联网视频领域,则转型移动端失利后,被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等“内容大咖”狠狠甩在身后。

    无奈之下,暴风集团只能将最后一个稻草寄托于公司的互联网电视销售上,推出了All For TV。

    帝国“坍塌”

    2018年4月之后,暴风影音再也不提“大娱乐布局”了,公司的生产重心全部转移到了互联网电视上。

    2018年7月,冯鑫称,“暴风TV将在2019年可以进入盈利期,2020和2021年有10到20亿利润的期望值,互联网电视的价值一旦释放是挡不住的。”

    但这一年,恰逢资本市场大动荡,金融政策收紧。“蒙眼狂奔”的暴风集团显然无法适应资金窘迫的日子。

    截至2018年期末,冯鑫所持有的暴风集团7032.24万股中,有6705.11万股被质押,占比高达95.34%,另外327.13万股则被悉数冻结。

    暴风集团再2018年年报中“哭诉”:经营困难主要体现为融资受阻,资金紧张,无法顺利开展新业务改善亏损局面。

    被寄予厚望的互联网电视业务尚处于业务快速拓展期,为积累用户,抢占市场份额,公司营销推广力度加大,成本费用增加,造就了“越卖越亏”的局面。

    同时,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,公司互联网视频业务营业收入也有所下降。

    继2018年巨亏10亿之后,2019年一季度,暴风集团再亏1749.50万元,净资产则仅剩下684.66万元,货币资金为631.60万元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截至3月末,暴风集团还有2.20亿短期借款,14.73亿应付票据和应收账款,2.63亿其他应付款。

   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,暴风集团自身风险高达1296条,其中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15次,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被起诉562次。

    5月8日,暴风集团披露的公告显示,因股权转让纠纷,公司被法院判决向光大浸辉、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人民币6.88亿元,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6330.66万元。

    此外,暴风集团(包括控股子公司)尚有几宗诉讼、仲裁案处于审理状态,该等诉讼、仲裁案未达到披露标准。

    5月11日,多家财经媒体发布爆料,称在深圳湾软件园有暴风TV员工拉横幅维权,横幅上分别写着“无德无信,欠债不还,暴风TV换我血汗钱”、“三诺19楼暴风智能公司拖欠半年工资无人性,还我血汗钱”字样。

      郑重声明:本文仅供读者参考,本网站未对该内容进行证实,对其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!联系邮箱:edit#www.losalamitoscardiovascular.com
      图说天下
      相关阅读
      猜你喜欢